約三年前按著心中的感動以及聖靈的帶領,我們從洛杉磯搬到Kansas City開始我們第三階段的人生旅程,深信這是我們人生的最後一站,也是真正要開始活出神要我們活出的人生。因為我們厭惡再浪費生命作一些沒有永恆價值的事,既然神是那樣真實,我們就決心要把祂的應許當作認真。我們第一個階段在台灣虛度31個年頭,過著不認識神的生活,所追求的是物質的享受及別人的肯定,所得到是勞苦擔重擔,所過的

是沒有真平安沒有真喜樂沒有永恆盼望的日子。第二階段在洛杉磯地區度過28年,從抵擋不信疑惑到相信接受主基督,又從相信主到追求主,從追求主到服事主,深感自己的無知與不足,也感受到這位主耶穌深不可測。當神興起環境時我們就從一個教會轉到另一個教會,從一個宗派到另一個宗派,從一個神學院到另一個神學院,接受教導裝備糾正。這期間從人來的教導我們學習了很多的知識,當我們也教導人時,自己也學習不少。但是神興起各樣環境教導我們,一關又一關,一站又一站。生命被管教被破碎被折服一陣子之後,我們才逐漸認識這位全能神,也學習順服主靠信心生活。從前知識雖然增加卻無法使我們真正順服神,也無法使我們在有需要時全然信靠祂。因著神的憐憫與恩典使我們有機會來學習各樣的屬靈功課,尤其在長期安靜等候神這件事上。     自從2005年中旬,神透過二位代禱者在不同的時間給我們清楚的指示,“要安靜等候神”。當我們離開洛杉磯來到Kansas City一年之後,才恍然明白神的心意原來是要我們放下自己的工作,專心等後尋求祂的面。又過了二年更看清楚神的旨意乃是要我們離棄一切不是出於神的心思意念以及為神作大事的野心,仰望等候神的引導出現。在滿第一年的時候,聖靈引導我們回到洛杉磯作和睦的工作,去愛所有牧養教導過我們的牧者。愛就是遮掩一切的錯,不再提起他們任何的不是。有一次我無意中和幾位很要好的朋友提起往事時,難免會提起以前牧者所作的事,師母當場用很堅定又激動的語氣提醒我,不管是出於有意或無意或善意或惡意,愛裏就是沒有批評沒有論斷,愛就是要遮蓋一切的錯。接著神引導我們回台灣約半年,我們沒有任何事先安排好的活動,將我們的服事全然的交託在神的手中。信實的神沒有浪費我們在台灣的任何一天,或到教會服事或傳福音或講道教導或分享寫作或禁食禱告或探訪關懷或休息旅遊或為父親作九十歲生日等大小事上,在聖靈的引導下都是那樣恰到好處。尤其是在加利利禱告山禁食尋求神後,心中有感動要教導並錄音『神永遠的計畫』。每當我與人分享神的心意時總是有人被吸引,其中有很忠心的代禱者也印證我心中另一個感動,要將這些信息寫成書。     從2007年九月下旬回到美國之後,神將寫書的意念和感動更深的放在我的心中,但仍然無法動筆。因為我從來沒有寫過書,一拖再拖希望有人為我代筆。有三個人曾經答應過,最後都放棄。同年十一月初神差一位代禱者向我說: “不可以再拖延,時間已經很緊迫。寫這本書的意念是出於神,不要懷疑。“她並願意幫助我,因她曾寫過書。就這樣在神的憐憫下,我順服馬上開始動筆,並於今年初帶領我到國際禱告之家(IHOP)的Night Watch,一面寫一面禱告祈求神賜下智慧與啟示,使我能突破幾個很重要的關鍵。譬如,生命重建的關建,如何恢復所失去得恩膏,如何有住在基督裏的實際與進入至聖所的路,神國度的降臨等。感謝神賜下很新鮮的啟示使我能夠明白,能夠操練進入。我深深感受到要建立信仰不是靠著許多的宗教活動,而是要下功夫培養與神親密的關係。回顧在Kansas City三年期間,從外表上看我們好像沒有成就甚麼。可是神在我們裏面作很深的對付,幾乎天天都在被對付被改變,不斷經歷隱藏在心中深處的心思意念被攪動升起然後被挪走。這種生命的對付是那樣的細膩,是我不曾經歷過的,尤其從五月份師母回台灣七個星期之後,神加快腳步多管齊下作更深的潔淨醫治釋放。神從不同的地方差遣不同的器皿來幫助我鼓勵我沒有間斷過,到了七八兩月更分別差遣神所重用有恩膏的使女來幫助我,使我在七月份到雷克蘭(Lakeland)及九月份到晨星(Morning Star)領受聖靈新鮮的火與恩膏,預備前面新的服事。我不能不從心底的深處說,神啊,祢實在為等候祢的人行事,預備他們的道路,等候祢的人必不羞愧。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