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十月份,當我們從東京搬到名古屋第二天我領受一句話,鼎為煉銀,爐為煉金,惟有耶和華熬煉人心(箴17:3)。起初我還以為是講道的題目,因為這句話一直繞在我的心頭,揮之不去。我開始認真默想這句話的意義和神要對我說的話。環境一天天的變化,遠超過我能接受的程度,邀請我去的牧者許多不應該也不合理的質疑接二連三的發生,連信主幾年的信徒都可以向我比手劃腳,神卻不允許我做任何自我辯論。我才知道神帶領我去日本名

古屋有多重的用意,不單是為日本禱告,更重要的目的,乃是要煉淨我這個人。神先安排一個環境,讓我無法跑也不能與外界聯絡溝通,不會說日語根本無法更改行程。沒有Internet也沒有電話,唯一的通訊ipad也無法有效與外接聯絡。環境一天一天的變化,內心的感受好像被放在高溫的火爐中一樣。心中的雜質不斷地浮上來,從疑惑不解為什麼會發生這件事,到我的靈被甦醒,知道這是神為我精心設計的火爐。為要叫我能夠更深的進入祂的安息中,讓我可以經歷到幾年來真正的休息,使我重新得力。再一次經歷大衛所說的那句話,”因我所遭遇的是出於你,我就默然不語”(詩篇39:9)。等我完全接受神的安排,口中真實讚美神之時,頓時間Internet、電話、手機,ipad都可以用了,金錢也有了。我們可以自由離開了,卻不想離開。因為我明白這是神的託付要我們為日本禱告四十天。祂為我們安排一個五間房的獨立屋,使我們每天可以同心的為日本也為我們所關心的教會和人群禱告。每天早晚約兩小時的獻祭之後大量讀經,還可以每天用Skype向我的妹妹傳福音。感受到神的同在和醫治安慰鼓勵與日增加,從心中不能不佩服神的智慧與安排。當神興起環境時,相信祂必不撇下我們為孤兒,安息在祂的應許是神所喜悅的事奉。神允許類似這樣的環境發生在許多神所使用的人身上,聖經中除了約伯被三位朋友質疑他的遭遇與犯罪有關和妻子的冷嘲熱諷,神安排的火爐遠超約伯認識神的極限,使他咒詛自己不想活下去,神及時出現扭轉他的人生。大衛也一樣,有類似被質問,你的神在哪裡,怎麼沒有保護你怎麼會遇到這些不公平的事。一大堆的疑問,卻帶領大衛因為相信神的應許,將自己交託在呼召他恩膏他的全能神手中,進入神的隱密處安息在全能神的膀臂中。神所重用的使徒保羅,也在哥林多前書第四章說出一段辛酸的經歷。將使徒的職份更清楚的闡述,使徒除了經常與主在一起,能明白神的心意,藉著神蹟奇事見證耶穌基督復活的大能顯出使徒的憑據(林後12:12)。使徒更要成為眾羊群的榜樣。他說,神把我們使徒明明列在末後,好像定了死罪的囚犯。因為我們成了一台戲,給世人和天使觀看。我們為基督的緣故算是愚拙的、軟弱的、被藐視的、沒有一定的住處、勞苦親手做工、被人咒罵就祝福、被逼迫就忍耐、被毀謗就善勸、被人看做世界上的污穢萬物中的渣宰。(林前4:9~14)。若不是經過神的對付破碎過的人,很難明白保羅藉著自己的遭遇闡明使徒多重意義。有許多人喜愛使徒的頭銜,卻不願付上應有的代價,就無法釋放出屬天的權柄和能力。神要熬煉人心,成為神眼中看為對的人比世人眼中看為尊貴的人還重要。人對了,就會有對的服事,神看重人心的純潔遠比看重事工的成就。阿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