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年四月中旬,突然間我的右手腕開始疼痛。起初我並不在意它的發展,越來越痛也越嚴重右手幾乎沒有辦法舉起。不能用右手拿起我的電腦,疼痛日漸增加。我盡量忍耐著,原本以為是最近重新修改這本書,用太多時間打字的關係。直到五月初的一個中午,像針刺一樣痛到我受不了。我用信心宣告,”耶穌的鞭傷我已經得醫治了”(彼前2:24),並大聲斥責疼痛的靈離開,對著疼痛發出命令,不可停留必須馬上離開。讓我很驚奇的是疼痛真的

立刻消失。隔不到兩天,疼痛又回來了。我又對著疼痛說話,我拒絕接受你,用信心抵擋你。我再次用信心宣告,”因著耶穌的鞭傷我已經得醫治了,魔鬼給我滾出去”。疼痛馬上又消失了。每當我有意或無意再試看看是否好時,疼痛又回來了。斥責之後又離開。這樣來回好幾次,我就悟出一個道理來。每當我憑感覺試試看之時,表示我對耶穌的鞭傷我已經得醫治有懷疑。這樣得醫治的信心沒有發生功效,所以疼痛就會回來。以後我就用感謝和讚美來取代,轉移我的注意力。約一星期左右之後疼痛與無力感終於不再出現了。     其實這可說是生產前陣痛的信號而已,因為最近我警惕到惡者多次多方攻擊我,使我更加警醒因為這可能成為我的網羅也可能成為我的食物。同時聖靈卻經常澆灌我並提醒我,要做好準備,因為神醫治的大能將會很快出現。這不是醫病恩賜的彰顯,而是神能力的彰顯(Spirit of power),將會有很特殊能力的醫治發生。就如同Mike Bickle牧師許多年前從神所領受的一樣,“人所知道的疾病沒有一樣能在這些人面前站立得住”(No disease known to man would stand before this people)。有不少基督徒以為只要追求生命,不要追求能力。持這種看法的人極力追求與主耶穌的關係,忽視得能力的裝備。我不能說這不對,但可以肯定是不完全正確。因為有主耶穌的生命也必會有祂的能力。生命的追求與建造是多層面的,無法將基督的生命與祂的能力完全分開。我為尋找神的能力搬到堪撒斯市(Kansas City),在國際禱告之家(IHOP)三年半的等候尋求,也在聖靈的引導下寫完這本書。因書中牽涉的範圍很廣又很複雜,涉及的主題很多,經多次修改為要找出既有理論根基又有簡易可行的路。我實在看見教會和基督徒走太多不需要的冤枉路。這本書可說是我尋找如何建造基督生命和彰顯神能力的心路歷程。每當我在半夜或清晨到國際禱告之家時,思路清晰靈感不斷。在家時則經常被聖靈澆灌,知道神要復興的時候很近了。聖靈提醒我要多作三件事,預備自己能夠長時間浸泡在聖靈濃厚的同在中。神的能力隨時將會傾倒下來。但願在這波神能力澆灌的復興中,我們已經預備好,也能参與有份。我實在看見神正在尋找願意付代價的基督徒,預備自己成為神合用的器皿,等候復興的來臨。願你也能回應神對你的提醒,一同預備好迎接將要來的復興,聖靈能力的大澆灌。願神祝福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