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我想,我一點不在那些最大的使徒以下。我的言語雖然粗俗,我的知識卻不粗俗。這是我們在凡事上向你們眾人顯明出來的。我因為白白傳神的福音給你們,就自居卑微,叫你們高升,這算是我犯罪嗎?我虧負了別的教會,向他們取了工價來給你們效力。我在你們那裏缺乏的時候,並沒有累着你們一個人,因我所缺乏的,那從馬其頓來的弟兄們都補足了。我向來凡事謹守,後來也必謹守,總不至於累着你們。

既有基督的誠實在我裏面,就無人能在亞該亞一帶地方阻擋我這自誇。為甚麼呢?是因我不愛你們嗎?這有神知道。我現在所做的,後來還要做,為要斷絕那些尋機會人的機會,使他們在所誇的事上也不過與我們一樣。那等人是假使徒,行事詭詐,裝作基督使徒的模樣。這也不足為怪,因為連撒但也裝作光明的天使。所以,他的差役若裝作仁義的差役,也不算希奇。他們的結局必然照着他們的行為。我再說,人不可把我看作愚妄的;縱然如此,也要把我當作愚妄人接納,叫我可以略略自誇。我說的話不是奉主命說的,乃是像愚妄人放膽自誇;既有好些人憑着血氣自誇,我也要自誇了。你們既是精明人,就能甘心忍耐愚妄人。假若有人強你們作奴僕,或侵吞你們,或擄掠你們,或侮慢你們,或打你們的臉,你們都能忍耐他。我說這話是羞辱自己,好像我們從前是軟弱的。然而人在何事上勇敢,(我說句愚妄話)我也勇敢。他們是希伯來人嗎?我也是。他們是以色列人嗎?我也是。他們是亞伯拉罕的後裔嗎?我也是。他們是基督的僕人嗎?(我說句狂話)我更是!我比他們多受勞苦,多下監牢;受鞭打是過重的,冒死是屢次有的。被猶太人鞭打五次,每次四十,減去一下;被棍打了三次,被石頭打了一次;遇着船壞三次,一晝一夜在深海裏。又屢次行遠路,遭江河的危險、盜賊的危險、同族的危險、外邦人的危險、城裏的危險、曠野的危險、海中的危險、假弟兄的危險。受勞碌、受困苦、多次不得睡;又飢又渴,多次不得食;受寒冷,赤身露體。除了這外面的事,還有為眾教會掛心的事,天天壓在我身上,有誰軟弱我不軟弱呢?有誰跌倒我不焦急呢?我若必須自誇,就誇那關乎我軟弱的事便了。那永遠可稱頌之主耶穌的父神知道我不說謊。在大馬士革 亞哩達王手下的提督,把守大馬士革城要捉拿我,我就從窗戶中,在筐子裏從城牆上被人縋下去,脫離了他的手。我自誇固然無益,但我是不得已的。如今我要說到主的顯現和啓示。我認得一個在基督裏的人,他前十四年被提到第三層天上去。或在身內,我不知道;或在身外,我也不知道,只有神知道。我認得這人,或在身內、或在身外,我都不知道,只有神知道。他被提到樂園裏,聽見隱秘的言語,是人不可說的。為這人,我要誇口;但是為我自己,除了我的軟弱以外,我並不誇口!我就是願意誇口,也不算狂,因為我必說實話;只是我禁止不說,恐怕有人把我看高了,過於他在我身上所看見、所聽見的。又恐怕我因所得的啓示甚大,就過於自高,所以有一根刺加在我肉體上,就是撒但的差役要攻擊我,免得我過於自高。為這事,我三次求過主,叫這刺離開我。他對我說:「我的恩典夠你用的,因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軟弱上顯得完全。」所以,我更喜歡誇自己的軟弱,好叫基督的能力覆庇我。我為基督的緣故,就以軟弱、凌辱、急難、逼迫、困苦為可喜樂的,因我甚麼時候軟弱,甚麼時候就剛強了!我成了愚妄人,是被你們強逼的,我本該被你們稱許才是。我雖算不了甚麼,卻沒有一件事在那些最大的使徒以下。我在你們中間,用百般的忍耐,藉着神蹟、奇事、異能,顯出使徒的憑據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