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性

          自從1999年我們專心尋求是否要有自己的獨立事工時,神賜給我蒙愛的教會(Beloved Church In)的名子,卻將十字架發光的的標記(Logo),向師母啟示。這些日子來似懂非懂這其中的奧秘與重要性。當時我們以家庭聚會的方式開始運作,我們幾乎從沒有會友開始,到整個房子坐滿了人,每次聚會神都很同在,開始吸引人來聚會,後來有同工得到關於十字架的異象,我們仍然不開竅,只知道神帶領我們進入一種似乎是絕境,教會突然開始被攪動,會友一個一個離開,我們好像沒有路走只好關閉主日的聚會。這些日子來,我回頭看才看懂神的手和祂很深的心意,就是要我們進入與基督同死的實際。

今年元月初我經常在半夜或早上四五點到國際禱告殿(GPR)默想基督耶穌被掛在十字架的景況,突然在四月五日聖靈親自開啟我關於與基督同死的重要性與必要性,瞬間我貫通了自己所寫的偷工減料和聖經的真理。我知道這是神託付我們要傳講很重要的真理之一,過去三十多年來發現基督徒最難突破的地方乃是生命沒有很真實的改變,無法有效地成為世上的鹽和世上的光,讓基督徒成為社會的中流砥柱。基督徒似乎只忙於參加各樣的聚會和研習會,裝備學習很多新鮮的教導,卻忽視最重要的真理之一就是每時每刻都要活出與基督同死的實際。當我在禱告殿默想十字架時,我經常問神除了十字架之外,基督徒是否有路可走?神的兒子來到世上,向人類啟示人被造的尊貴和本份,就是要隱藏在神裡面。神的兒子活在世上時,帶出神極大的能力和榮耀的秘訣在那裡? 豈不是基督自己所宣告的,"我憑著自己不能做甚麼"(參約5:19),難道我們可以超越基督,走出一條不必經過十字架,不必過著與基督同死,又可以蒙神喜悅的服事嗎? 經過一段時間的默想尋求等候神,我很肯定地向自己說,除了每天過著與基督同死的日子,我沒有其他的路可以走。

必要性

         在偷工減料書中很清楚的指出,人類問題的總根源只有一個就是亞當夏娃吃分別善惡果。神說,吃的日子必定死(參創2:17)。要解決人的問題,只有一條路就是死。任何人都沒有例外,連神的兒子基督道成肉身也不例外。祂藉著死解決人類罪與死的問題,藉著向自己死,活出神的良善、公義、慈愛、權柄、恩膏、能力、智慧、知識等,使傷心的得醫治、瘸腿的起來行走、瞎眼的得看見、耳聾得聽見、痲瘋病得醫治、鬼被趕出去、死人復活,完全彰顯出神的榮耀。祂說,我所作的事,信我的人也要作並且要作比這更大的事(參約14:12)。死是人類結局,是基督徒新生命的起步點。與基督同死是重建生命最重要的根基。任何基督徒若忽視這樣的根基,出事是遲早的事,到審判的日子,若主耶穌對你說,”我不認識你”,我一點都驚奇(參閱太7:21~23)。我實在看見,神所看重的,不是我們為主作多偉大的事,乃是我們是否能讓祂得著,讓我們一生一世直到永永遠遠都歸給祂屬於祂。我們若要真正成為新約中的基督徒,有一個很重要的關口我們必須越過,就是活出與基督同死的實際,不是一次的經歷乃是一生中都必須要活出的境界。我們都知道當我們重生受洗之初,我們的禱告何等地蒙重聽。一段時間之後好像失去這樣的恩寵,當我們活在肉體的轄制下,就會失去在基督裡的喜樂平安與自由。這種經歷百試不爽。原因很簡單,當我們重生受洗之際,就已經歸入基督的死,與他一同埋葬一同復活,可是我們卻沒有繼續地活出與基督同死的實際,就無法繼續經歷基督復活的大能。從自己信仰的經歷,還有看見許多基督徒的掙扎,經過這麼長時間的尋求、默想、反覆思考,我可以很肯定地告訴那些對信仰認真的基督徒說,”若要解決人的問題,必須解決分別善惡的問題;若要解決分別善惡的問題,必須操練與基督同死的實際。沒有捷徑也無法速成,只能按部就班,一步一腳印靠著神的恩典和聖靈的能力,不斷地往前行,不灰心、不放棄、不接受惡者的控告。”這是基督徒每日生活的操練,是信仰必須下的基本工夫。身邊的每個人、每個環境都是成全我們與基督同死的功課。每當我們進入與基督同死的實際時,就進入神的安息裡面,基督復活的大能就覆庇我們。每一次的得勝並不代表以後還會繼續得勝,可是卻會帶給我們信心。因為我們曾經得勝過,讓我們有膽量繼續往前行。

結語

          當我們要作門徒背起十字架來跟隨主耶穌時,我們就會明白這是ㄧ種從主來的呼召,是從我們心中蒙聖靈光照後,出自內心甘心樂意獻上自己的決定,是ㄧ件末後有盼望的事,讓我們輕看擺在我們面前暫時的每一個環境。